病人是演的、病房是空的……医保骗局真大胆

而且是由医院和医保机构结算个人不用管。这种社会医疗保险是我国的一项要紧的民生工程国家每年都投入大量的财政资金进行支持仅4万亿元。而且是由医院和医保机构结算个人不用管。这种社会医疗保险是我国的一项要紧的民生工程国家每年都投入大量的财政资金进行支持仅4万亿元。

    花这么大的投入为的就是让老百姓看得起病、住得起院。但有的地方的个别医保定点医院却打起了套取医保资金的歪主意。
  11月14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推出重磅暗访调查《雇人住院为哪般?》播出内容如下:

  央视记者 王颢一:现在是早上的9点20分我所在的位置是沈阳市于洪区每天早上这都会出现一些老年人这些老人在这等车来接他们。
  等车的大多是老年人也有个别的中年人他们告诉记者在这等车大家是要一起去医院的。
  面包车乘客:对医院的。
  他们还告诉记者并不是谁都可以在这等车需要领头的人拟订才行。
  面包车乘客:她就是咱们的头。  
  九点半两辆面包车依时出现在了这里。

    
  央视记者 王颢一:现在看这些人都上这辆面包车。跟着这辆车看看它一会去哪。现在车走了我们跟着去看看。

  十几分钟后记者跟从跟包这两辆面包车来到了一家叫做沈阳市于洪区济华医院的门口。老人们下车以后全部走进了这家医院。这是沈阳市的一家一级医院门口挂着医保定点医院的牌子。记者在这家医院门口观察在随后的一小时里又有三四辆类似的面包车拉着老人们来到了这家医院门口。

    约有三四十名老人走进了医院。
  记者随后跟着一位老年人走进了这家医院。
  医生:有颈椎腰椎啥的吗?
  医生:那按照嗓子发炎给你收的啊。

  这位门诊医生别国给老人做任何检查就按照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安排老人住了院。这让记者感到很奇怪。
  医生:拿这个到对面办住院去。
  而另一位老人的诊断过程就更加奇怪了。
  前台工作人员:喂院长。方姨介绍来的她已经住四次了但是在咱们这没住过行吗?你还记得上次是什么病入的吗?
  病人:上次住的好像是内科。
  前台工作人员:她说是内科什么病还记得吗?她不记得什么病了那就给她弄个外科呗。
  这位前台的工作人员跟院长通了电话之后就把这位连自己上次原由什么病住院都忘记的老人安排了住院。
  老人:俺家我老头住十多次了。
  老人:病别国啥病别国。
  记者注意到在为这些老人办理住院手续时医生或者老人们会常常提起一个名叫方姨或老方的人。

    
  老人:方姨的来把医保卡身份证拿出来。
  护士:她就来取那个票来了。
  这位就是被称为方姨或老方的人她其实是一位中间人负责为医院介绍老人来住院在老人们来之前她把老人的医保卡都收到一起交给了医院。
  从这天的上午9点30分到10点左右记者先后观察了有七八位面包车送来的老人在别国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就被医院确诊成了各种疾病安排住院。

    
  住院后又会发生什么呢?上午十点记者跟从跟包这些所谓的新病人来到了济华医院三楼的病房区。

  按照医院的安排这些老人在护士站签到并且领取了免费午餐票。可签完到以后病房区就空空荡荡了不仅看视而医生护士连刚刚住院的病人也视而了。在病房里记者注意到床头的病历卡。
  央视记者 王颢一:这个是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这个是急性肾盂肾炎这个是腰(椎)间盘突出。

    
  无论是急病症患者还是腰间盘突出患者本都应卧床静养治疗然而一上午过去了病房里全始全终空无一人除了几张病床既别国任何医疗器械也别国任何的药物。直到中午的免费盒饭送来了。
  送盒饭的工人:领饭了来。
  住院病人:咱昨天是在这个屋吗?
  这时记者终于见到了住在这个病房里的五位老人他们结伴走进病房手里还拎着大包小裹。  
  记者:十块钱啊?就楼下 (集市)呗。

    
  老人:这会下行(集)了。
  老人:明天别国了吧够呛今天一集买上了。
  这位床头上写着急性肾盂肾炎的老人告诉记者早上到医院签到后他们就去逛集市了买了些东西就赶回病房来领取免费盒饭了。
  老人:我这一罐都喝不了。
  记者:一罐都喝不了啊那你喝啥酒啊。

  这位老人正在喝啤酒。旁边的一位病友还喝上了白酒。
  井然有序一上午的时间别国检查、别国治疗、别国医生查房也别国护士巡视。

    
  直到下午四点医院门口再次热闹了起来。
  班车司机:260(调集点)的都签到没?都签到260(调集点)的没签字别着急签完到再上车。
  这些手里拎着上午从集市上采购来的蔬菜、水果、卫生纸的老人们调集到了门口起初等待点名排队上车。

  工作人员:不是告诉你们签完到再上车吗?
  班车司机:没签你们老这样能行吗?
  这时这位方姨再次出现了。  她和一位老人在交流着什么。

  

  央视记者:现在可以看到方姨手里拿着一沓钱(好像)正跟这个人核对数字。现在方姨还给了他一张卡片看卡片外观应该是社保卡。还了社保卡之后方姨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钞票递给了他。
  老人们陆续上车后面包车又将他们送回到了上午等车的地方。
  在医院住了一天除了吃饭、聊天、外出购物什么检查治疗都没做但这些老人们在济华医院却产生了医疗费用。

    几位住院老人给记者揭示了自己在医院的消费明细。

  在这张明细里这位王先生的医保卡被消费了一千多元这里可以看出刷卡的正是这家济华医院。
  从这几张医保卡消费明细可以看出他们的医疗费用已经被医院刷走了一位不愿出现在镜头前的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了其中的猫腻。
  知情人:好像是一千七一千七八百块钱。反正一千多不到两千块钱他呢就是为了骗医保嘛。

    那个国家大额医保啊。
  按照医保的有关规定退休人员在一级医院住院享有97%的报销额度据知情人介绍:在济华医院靠中间人招来的这些老人医院给他们办理了四天子虚的住院手续出院时每位老人都会被消费医疗费用上千元以1000元为例报销的970元医保部门会斩钉截铁与医院结算应由患者自付的30元由医院垫付天然这些被医院拉来的所谓患者也不会白来的医院还需要给他们一笔费用。

    
  面包车乘客:咱们是给300这还算多的在那住给50不住给30。
  这些老人终极都会像我们前面所看到的那样通过中间人方姨拿到好处费。
  知情人:我结账是用那个微信给我转的。
  知情人:她给我返300都是现金。
  记者:结果结账是谁给你结呢?
  知情人:结账是那个姓方的那方老师给结的。
  在沈阳市调查期间记者发现这样拉所谓的患者住院挣钱的事情并非仅济华医院一家在同样是医保定点医院的沈阳交情肾病医院记者遇到了类似的经历。

    
  在这家医院附近的一位商贩告诉记者住院能挣钱可以说是场合的秘密不仅有退休老人甚至还有年轻人参与。
  小卖店:不带闲着的天天满的一般来的都是他们三亲六故的告诉他们合适你去吧没病的大小伙子都在那呆着在那一呆到时候拿钱。这个亲戚来几个那个亲戚来几个大夫回家都说白给你钱你不去。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记者来到交情肾病医院三楼的住院部隔着玻璃记者看到几个老人正在病房里一起聚精会神打扑克。

    而在医院大厅当天出院的老人却在询问在哪里可以领钱。
  老人:结账还是那边去吧。
  青年:我告诉对不?不听我的。

  跟从跟包这些老人记者来到了这家距离医院50米的棋牌社。虽然门口悬挂着棋牌社的牌子但是这里不断有从医院过来的老人和穿白大卦的人员出入。
  记者随后进入了这家棋牌社发现在棋牌社的一楼堆放着很多印有交情医院的物资。在二楼几位老人正在这里等候。

    
  不一会儿一位白大褂上印有交情医院名字的工作人员出现在镜头里。
  工作人员:这一天人多分不太清500一起的是不?来我再写一个。
  工作人员:那个王永胜王永强是不是你带来的?
  这位工作人员不停地给病人发钱遇到带来新病人住院的还宣传起了积分奖励。
  工作人员:你没和我报呢你给我报我就给你统计一下给你个积分啥的你也没和我说。  
  工作人员:上回不是和你说了吗好了适值啊。

  
  在棋牌社门口记者看到一些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一边走一边数着手中的百元钞票。
  病人是演的、诊断是假的、病房是空的看似荒诞可笑的闹剧背后却是国家医保资金大量流失的端庄现实。从节目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骗保的行为可以说已经是场合的秘密。那么这些医院为什么敢于这样明目张胆地违法违规?国家对于医保资金有着严格的监管制度这些手法并不高明的大范围骗保当地监管部门是否尽到了责任?大笔的医保资金被骗取又是怎么通过当地医保管理部门审核的?管好医保资金用好医保资金关系国计民生关系我们每一个人。

    从记者的调查看一些地方在医保资金的管理利用上还有不小的病灶。如何治好骗保的病急需监管管理部门和医疗机构查找病根对症下药。